3

2014.9.19
高龄院士演讲学生睡倒,尴尬了谁?

  《90后学生趴着打瞌睡》的新闻引发了网友热议。92岁高龄的院士,颤颤巍巍站着做了35分钟的励志演讲,与台下部分学生睡梦正酣形成了强烈对比。信朋友圈里有人评价,正确的人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相遇了。也有人调侃,要唤醒沉睡的学生,恐怕只能讲“我眼中的梁林恋”了。其实事情并不复杂,尴尬的既不是高龄院士,也不是沉睡的学生,而是我们的主办方,以及诸多形式大于内容的各种会议....当时在主席台上作报告的是吴良镛院士,作为建筑学家、城乡规划学家和教育家,吴老先后获得过多个国际荣誉称号。详细>>

01

93岁吴良镛院士在讲什么?

关于吴良镛院士

   吴良镛,1922年,生于江苏南京。1944年毕业于重庆中央大学建筑系。1946年,协助梁思成创建清华大学建筑系。1948年9月,入美国匡溪艺术学院建筑与城市设计系,师从沙里宁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50年,美国匡溪艺术学院建筑与城市设计系获硕士毕业,同年回国后在清华大学建筑系任教。1978年,任清华大学建筑系系主任。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学部委员。1980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199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先后获得“世界人居奖”、国际建筑师协会“屈米奖”、“亚洲建筑师协会金奖”、“陈嘉庚科学奖”、“何梁何利奖”以及美、法、俄等国授予的多个荣誉称号....详细>>

《志存高远 身体力行》演讲实录

  中国拥有博大精深的传统科学美德。战国时候起于临淄设“稷下学宫”,治官礼、议政事,著书立说,可以说是当时高等学府与文化中心。其中已经蕴含了学术争鸣、百花齐放的学术风尚。事实上,科学作风在中国历史上一直是提倡的,就当前来讲,各个学校制定的校训都是这方面的至理名言,当然,对学术研究腐败的揭露也是屡见不鲜,包括中国、外国,说明真正认识并严格自律并非容易的事。

   今天在座的90%以上都是刚入学的研究生,这是你们人生的新阶段,我热诚地希望你们在思想上也能够有一个新的境界.......详细>>

02

院士讲座睡倒学生一片,究竟谁之过?

传统报告教育方式有无意义?

  这种传统的报告教育方式,除劳民伤财之外,价值并不大,应该取消了。有舆论批评我国研究生的精神风貌,但说实在的,就是这样的大型报告会,放在国外大学,学生们的情况也一样,甚至可以说,这样的大型报告会,根本就组织不起来,学校不会组织是一回事,就是学校组织,学生完全有权利选择参不参加。——组织方可能选择一个上万人的大会堂,到场的也许只有几十上百个学生。 2007年,笔者曾到香港中文大学,听了一场高规格的报告,报告者是内地的一位高官,可报告的会场,只能容纳100多人,而就是这个只能容纳100多人的会场,还没坐满,上座率只有六成,再看来听报告的,除了校方有关院系的负责人、教授,媒体记者外,来听讲的学生只有个别 ....详细>>

学生“睡倒”另有其因?

  “睡倒”的原因也需细细分辨。事发的时间是下午,是人最容易犯困的时候,也许是这些学生前一天学习任务太累了,他们太疲惫;也许是被组织者生拉硬拽而来,与他们所学专业相差太远;还有一种可能,吴老虽贵为学界泰斗,毕竟是以专业研究见长,而决定现场演讲效果的,更多取决于演讲的风格和技巧,而这大多不是学者们的长项。况且,吴老92岁高龄,想来语速稍慢,精彩讲稿的现场效果可能打了折扣 ....详细>>

如何避免学生“睡倒”现象?

  组织的报告,主要有两种类型,一是专业学术报告,来了一名大师,组织者总希望听众多一些,可问题是,对于专业学术报告,非专业人士有多少人能听懂,而就是专业人士,对报告人、报告主题感兴趣吗?组织者为何要为排场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听众呢?二是非专业学术报告,就如吴院士做的报告,旨在对学生进行爱国、爱科学、爱事业等类教育,组织者希望学生从中得到启迪,可在学生看来,这类教育,把学生组织去听,就是灌输、说教,学校可以邀请报告,可去不去听报告,这应该让学生自主选择。——只有自主选择,学生才会珍惜机会,也反过来,促进组织者组织更精彩的讲座....详细>>

03

媒体还原院士演讲学生睡倒细节

九旬院士:报告没讲“大道理”

  上述报道刊发后,吴良镛院士在当日报告会上的讲稿随即流出,吴良镛院士在报告中直言“我今天在这里不讲大道理”。讲稿全文显示,老先生讲述的确实都是十分坦诚的个人经历,非常接地气。报告中,吴良镛提到1937年南京沦陷后他随兄长流亡重庆,于四川合川继续中学学业,“记得1940年7月27日高考结束的那天下午,合川城遭遇日军空袭,大火一直燃烧到第二天清晨降雨始息。当夜合川城大火冲天,而且狗叫的声音像哭一样,我敬爱的前苏州中学首席国文教员戴劲沉父子也遇难了。战乱的苦痛激励了我重建家园的热望,我最终断然进入重庆中央大学建筑系学习,以建筑为专业。” ....详细>>

网友对“睡倒”澄清事实

  网名“逍遥0425”的微博网友对上述报道提出质疑。“睡觉这事越来越离谱了!”这名疑似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生的网友自称是报告会的亲历者。在微博上,他展示了一张当天报告会的入场券。入场券座位位于人民大会堂“一楼后三区30排33号”。他同时展示了手持入场券在人民大会堂前的留影。名为“铁匠北极熊”的网友表达了相同观点。这名网友称当时他的朋友就在报告会现场,“院士上台时根本没什么人睡觉,两个小时讲座没有休息,后来上去的什么学生代表言之无物”。意指前述报道刊发照片移花接木,将学生代表发言时台下听众睡觉的照片当做吴良镛院士作报告时的照片刊……详细>>

评论

  9月16日,一张在学生们趴在桌上睡倒一片的照片引发网络热议。  这件事中,反映出的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种现状:

  第一、对老人的尊重不够。九旬高龄的老人,去做现场报告。 不禁使人产生疑问,是否老人非得这么做,知识和信念才能传递? 倘使真的出事了,谁来承担后果?

  第二、对学子们的尊重不够。 他们从不同的地方,来到聚合地点,还得在会后,各自归去,这期间的付出,谁来买单? 是否这个报告听完了,就会使得高校的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问题一扫而光?难道问题都出在学子身上、或者会出在学子身上 ……

  还有第三、第四,在此不一一列举。

  当今社会,讯息发达,网络快捷。 人们,特别是这些学子们,他们获取资讯的手段和方法,可能比一般为劳作限制的人,更为高效;如果真的有必要,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取自己想要的资料、建议…… 他们云集一堂,听报告,是出于本意,还是被本意? 其中可以思量的地方,也着实不少。

武汉硚口区崇仁第二小学 李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