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华东师范大学校校长钱旭红:教务处的每一位同志都要成为教育家
2019-11-01 13:13:00
华东师范大学
作者:

  近日,华东师范大学校长钱旭红在学校召开的暑假务虚会上发表了讲话,强调了团队建设及加强本科教育对于华东师范大学发展的重要影响。以下为钱校长讲话内容:

  华东师大有一个明确的愿景以及三大使命,即通过三步走的方式建设成世界一流大学。我校作为国家双一流大学A类院校,所有问题都要以此为切入点进行考虑。为了完成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愿景,我们有三大使命:第一,“育人”使命,通过教育模型的深刻变革来培养自由和全面发展的人,我们肩负国家教育创新和教育变革的重要任务。第二,“文明”使命。第三,“发展”使命。今天我想强调第一个使命——“育人”使命,这一使命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被丢弃的。作为一所以教育和教师教育领先的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不同于其它大学,虽然同时作为一所研究型的综合大学,但教育和教师教育是始终需要牢记的第一角色。那么,从第一角色为出发点,需要回答以下问题:华东师范大学在国际上、全国内有多少原创的教育模型?有哪些教育模型是由我们引领的?有哪些教育模式是被许多学校模仿的、让他们跟随我们的?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将我们的愿景和使命落实到位,落实到队,落实到人。

  为了完成这一愿景和使命,有三大策略:教育教学创新引领,学科科研优化提升,国家战略精准对接。那么在教育教学创新引领方面我校做了哪些工作?其中哪些是别人没做而我们敢做的?又有哪些是我们做了并产生很大影响的?有哪些已经形成了生产力?

  为了完成这一愿景和使命,在三大策略的基础上,另外我们还有三大手段:学科交叉,信息化(智能化),国际化。这三大手段在我们教育教学方面体现了多少?我校聚焦国家战略精准对接,提出“教育+”“生态+”“健康+”“智能+”“国际+”五大行动计划,通过聚焦带动各个学科,但我校目前的教育教学是否体现了这五大计划?是否在教材、教学方法、研究成果、独特的教育改革成果上有所体现?我想,有时候我们需要回过头看看以前制定的文件,有多少是我们说了就做了的?很多问题在于说了不做,若干年后看会不会发现什么都没做。

  如果你问我,我心目中华东师范大学培养的学生应该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实指向我们学校的本科教育,因为无论是本科教育、教师教育、研究生教育,还是后续影响到的基础教育,其中,本科教育是所有教育中的核心,所有在教育中最新的方法、探索、成效都应该在本科教育中体现。回答华东师范大学的培养目标,从人才角度来说,其知识素养能力结构,应当是梯形的,我们培养的毕业生应该有自己的特征。这些特征包括,即第一,基础广博。作为一所综合型、研究型的大学,同时是第一所社会主义师范大学,我们培养的学生应当具备基础广博的特点,我们培养的学生在基础广博这方面应当在上海、在全国都有一席之地的,但我们做到了吗?现在的课程体系、教育方法能支撑基础广博吗?如果不能,那就是对不起学校的定位。第二,学问精深。我们不是普通师范学院也不是师专,是承担的文明、民族和国家的发展使命的顶尖大学。作为这么一所最重要的师范大学之一,需要回答:我们培养的学生学问是否精深?同时作为一所综合性的研究型大学,目前的课程中,有多少课程内容是学科前沿知识(近五年,包括本校创造的)?其中哪些是突破性、颠覆性的?即使教材上没有,也应当讲授,这样学生们就能带上华东师范大学的烙印毕业,否则就是对不起学生。第三,言行示范。在言和行上展现出不同于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等其他学校学生的一种风貌、气质和能力。比如,在校庆筹备上,我要求体现“不言之教”,即一草一木皆教育。言行示范不等于循规蹈矩,缩手缩脚,温良恭俭让,而应是培养《道德经》中老子描述的“圣人”角度思考的那样的人,结合现实,就是我们的学生应当具备的风貌。第四,教育先行。我校毕业的所有学生应当在教育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修养和见解。教育跟随终身,我校教育学基本理论和能力是否普及到了每一个学生身上,不是指传统、经典的教育学知识,而是指当代教育学精髓,通过通识课程普及到每个学生。第五,智能支撑。今天是智能的时代,我校为此成立信息学部,以强化我校现有的优势学科。在座可能不知道,华东师大毕业生的第一大就业领域是教育,第二大就业领域的信息技术。并且,华东师范大学内部教职工,有很大部分都毕业于信息技术及其相关学科。希望通过我们的通识课程,我校毕业生在教育和智能这两方面应当成为特点,在对比其他学校时,我们学生通过通识课程的普及,应当拥有显著的信息背景优势。

  我们在座都应当思考:华东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应当具备怎样的形象?也即华东师范大学“标准人”——借用生物医学和大数据领域的“标准人”这一说法,由标准整理的研究模式。通过研究确定华东师范大学的“标准人”,我们就能知道在课程改革、教育方法、教育体系、专业规范方面应当如何建设。

  接下来说专业建设方面,一流专业如何建设?我认为,需要强调交叉前沿,打破现有界限。目前的专业设置更多地带有五十年代前苏联的特点,但反观美国、英国等国家,无专业之说,只有主修。我们应当撷取不同国家、高等学校的发展优点,充分体现其优势。

  1.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知识结构在符合专业基础上,符合个人特点,不同的学科交叉

  比如若干年前的一个人才培养试验,一个先学两年物理、再学两年化学的学生,平均水平是要超过学习四年化学的,因为这符合学科发展规律。比如先学生物再学化学做得不好,但是先学化学再学生物则可以做得很好,因为化学是生物的基础。因此,在课程设置方面,如何打破现有界限,培养能够面对未来的人,而不要把学生的知识面越限越窄。应当强调学科交叉,比如化学与地理的交叉,化学与生态交叉,化学与脑科学交叉等。我校应把专业的交叉作为优势,因为华东师大是专业学科最全的学校之一。在现有的课程体系中,将近四五年产生的知识,以适当的方式传递给学生,打破界限,能否让学生在不同专业都能有所涉猎?以形成独特的知识结构,这方面,可以通过我们的通识教育、专业教育来完成。比如,人工智能时代,学习化学的人后续学习人工智能,那么就可以在人工智能设计合成反应方面有所成就。书记、院长、系主任、责任教授都有责任认真谋划专业发展,我们希望责任教授能够作为一个一直在前线的思考者,时刻把专业发生的事情反馈给学术委员会,及时有所行动。

  目前我校申报21个一流专业,反问我们现有的课程体系、教学,是否达到一流?我校目前共有83个专业,承担了学校愿景使命吗?这么多专业都不可能每个专业成为重点发展专业。如果有的专业在我校的愿景使命下是不可能做成一流专业的,希望尽早调整。在支持发展新专业的同时,在3年时间内把现有专业数进行压缩到60个专业左右。我们的任务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培养自由的人。但现有责任教授总数不进行增减,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合力协调交叉地把专业办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宽,生命力越来越强。

  2.推动课堂教学改革,建设一流课程,强制性鼓励推广探究式教学

  我把人类社会、学校发展分成几个阶段:自然阶段、学习阶段、研究型阶段、智慧阶段。自然阶段即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阶段。学习阶段是学习他人长处、反思自身短处,我校应尽早通过学习阶段,进入全面的研究型阶段。研究型阶段,以研究型医院为例,研究所和临床同在,最新的研究成果直接用于临床;以研究型公司为例,技术先导,最新的研究成果用于实践,比如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为例,18万员工中有9万研究人员。在教学方法上,我们的本科教育是不是研究型的本科教育?如果我们不能达到研究型的本科教育,那我们愧对国家,愧对民族,愧对华东师大。研究型的本科教育课堂,应当以讨论式、探究式为主,使得中小学也能以讨论、探究为主。我们需要反思,你传给了基础教育什么?基础教育有的问题,就是师范大学有的问题,我们这样的师范大学应当首先实践研究型教育,以传导到基础教育。为什么很多老师越教越死板,越教越失去热情,因为一张PPT十几年。很早就要求,PPT版本保持最长期限是半年,大家是否做到?每个学期都应当是新版本。研究型教育教学应该做教育研究、教学研究,特别是高水平的教育研究,学科的教育研究(在国际SCI学刊发表,如J. Chem. Edu.,J. Phy. Edu),而不仅仅是科学研究。对教学为主的人员,研究可以降低量的要求,但不降低质的要求。明年数学教育世界大会将会在我校召开,这是非常值得荣耀的事,因为我们是做教育的,是做数学教育的,这就是我们该做的。

  不能把知识点的传授当作最重要的责任,最重要的应当是思维方式的传授,否则学生走上社会后会不知所措,在面临重大问题时,就不会体现引领力。我们需要传递给学生多样性的思维方式,通过知识传递培养不同的思维方式。我们现在的误区在于让学生学习了太多的知识点,因为默认这是专业,他以后会干这个专业,事实很多人今后不干这个专业,最有用的是这个专业特有的某些思维方式。我们这里的专业可以说是应该理解为“专门化”,通过“专门化”来掌握知识体系和思维方式。比如早期化学强调元素化学,后续化学强调热反应,再后面的化学强调超分子化学,这就是思维方式一直在转变。

  淘汰不合适的课程,调整不称职的教师。希望戴校长和教务处规划组织校内外专家对现有课程进行听课,包括网络远程听课。

  3.深化人才教育模式,培养一流人才,强调学科素质和能力的达成度

  不强调教师以为主,也不强调以学生为主,学生并非教育者,学生不懂教育方法,简单地以学生来评价教师是有问题的。但应当以更为客观、全面的方式来评价,通过教师和学生双方的努力,以学生的素质和能力的达成为衡量标准。我们学生的素质和能力的达成度是多少?有多少学生通过学习达成了素质要求?我们的最低标准应当达到国际标准,通过国际评估,国际标准是国际教育的及格标准,我们可以分批完成。但同时允许强调独特性,中文系、马克思主义教育可以强调独特性,然后把自己做成国际标准。这一过程可概括为:对标、追标、创标。

  4.加强教育学科建设,打造一流师资队伍

  首先回答,什么是教育家?教务处的每一位同志都要成为教育家。全国有多少所师范大学?其中华东师大居于什么位置?全国有多少个研究型大学?其中华东师大居于什么位置?因此我们的教务处应当是教育家组成的教务处,否则愧对学校的世界一流大学的地位(而且是师范大学)。尽管我国有许多命名的科学家、首席科学家,奇怪的是,目前我国教育家很少、被命名的更少,因为没有人明确过教育家的鲜明标准,也没有明确的培养和成长计划,但我们要先行!我们要建立中国教育家的“标准像”。我个人认为的教育家的标准是:有自己的学说、有自己的实践、曾经担任过一定的教育行政工作、能够取得显著的教育成果并有影响辐射能力。华东师范大学眼中教育家的标准形象到底是什么?各个学院院长、系主任、著名教授,达到教育家要求了吗?在座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成为所在领域或者学科的教育家。

  5.教学科研服务一体化

  如何做团队建设?“校内有队,校外有体,国家有位”,这是交大对自己团队的要求,同样我们学校的团队也应当做到,以增强我校在全国的竞争力。最后,我们的本科教育是研究型教育,需要让学生尽早地进课题、进实验室、进团队。和团队、实验室、社会实践结合在一起。

  希望各位把自己的人生职业定位在教育家,当华东师范大学拥有最多的教育家时,华东师范大学一定是世界的一流大学。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相关新闻
华东师范大学 2020-06-26 14:37:00
华东师范大学 2020-06-18 17:32:00
华东师范大学 2020-06-18 17:29:00
华东师范大学 2020-06-08 17:3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