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比翼双飞

http://campus.eol.cn  张小彩 2005-08-17 【群组讨论】 【进入论坛

关键词:
字体:  
  老妈在电话那头报喜,双飞已被北大录取读研了。隔着千里之外,我依然能够感受到她的兴奋和骄傲。她的这个小女儿一直都是她人前人后的荣耀。

  老妈乐完就挂了电话。

  气愤!也不问问她的“大公主”在陌生的城市是否习惯,我自己步入社会也不过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大概只有双飞代表着她的希望,给她可以看得见的光明未来吧。

  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又响。

  “总算有点爱心,想起来关心关心你流落在外的大公主了!”,我顺势往柜台上一趴,一只手枕着脑袋质问。

  “双翼,我。”我一惊,忙正正地坐起来,久违的双飞式的说话方式,简短十分。

  “死妮子,怎么到现在还不认姐,招打呀!”四年没有联系,我有些犯傻。

  “我在火车站,你来接我。”那头的手机里果然有吵杂的人声、车声。

  孟然推了店门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超大号的圆盒子,不知道又送来什么好吃的。我忍住馋咽下口水,冲他微笑,示意他帮我看一会儿店,我迅速地回里间换了衣服,奔出门。

  一路蹬车疾驶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没有忘记一个名字:叶风,有和她一起来吗?我在心里想象了许多个表情,希望在火车站不会太失态。都二十三岁的人了,四年的时间我已经沧海桑田,应该学得收敛了认输了吧。我摇摇头,不让自己再去想那张已变得陌生的脸。

  十字路口,红灯。我单脚点地,等待着。

  四年前,十字路口,红灯。我狼狈地跳下车子。他叶风,伸手帮我扶了一下,我狠狠地摔开他的手。

  他无奈的表情,那样清晰。

  皱眉的样子像个孩子,无辜的受伤,却也坚决而残忍。

  “翼,你以且要学会单脚点地停车,这样会很方便,也安全。”

  “你何必管?我妹妹从小就会单脚停车,她熟练的很,你不用担心。”我的语气是冷冷的伤感,即使咬牙切齿也掩饰不了落荒而逃的失败感。

  他于是沉默。表现出一贯以来对我的宽容和忍让。

  从那天分手以后,我努力地学习着单脚停车,甚至有一次在十字路口,人仰车翻,在胳膊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我是个笨笨的孩子,从小就是。

  早出生6个小时,我是姐姐,但是妹妹比我漂亮,比我乖巧,比我聪明。读书这些年,重点初中,重点高中,名牌大学到研究生,全让母亲骄傲。我到现在才从一个普通大学逃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经营一间小小的书店。更重要的是,我先她三个小时认识叶风,先她两年和叶风恋爱,她却终于从我手中在我眼皮底下做了叶风的女朋友。

  孟然看我们双胞姐妹的合影,说,妹妹比姐姐漂亮,也聪明。不过,现在我真的喜欢姐姐。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来安慰我。

  绿灯,停止回忆。

  一眼看到双飞,白衣白裤,头发扎得低低的,温温顺顺。一个人。她的表情还是一如四年前的温和平静。

  我抢过她肩上的行李包,右手揽着她的肩,闻见淡淡的酒香,我曾经那么熟悉的香气。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不也是任这种苦涩而又余香的液体侵入我的五脏六腑吗?吕方说:“什么酒醒不了,什么痛忘不掉,向前走就不可能回头望。”

  推上单车,她去抢车把,我按住她的手。

  “今天我载你。”我看见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怀疑,但只是一闪而已,我说过,我的妹妹从小就是个聪慧的女子,她很快地掩饰了过去。

  我们姐妹两个,一黑一白两套装束,酷似的脸庞、形容,走在路上总是一道抢眼的风景。

  四年以前,每次同车都是她载我穿过汹涌的车流人潮,时不时灵巧地单脚一点,车子平稳地停下,她伸手拭拭额上细密的汗珠。那时坐在车后,我总感觉自己才是妹妹。从十七岁到十九岁,她都是我拉来的“电灯泡”,借她瞒开老妈锐利的追问,从家里逃出来和叶风见面。叶风总是白T恤,蓝色牛仔,定定地站在广场的喷泉旁边,看我们风驰电掣而来,然后我蹦蹦跳跳地跑过去牵住叶风的手,双飞就轻轻地一笑,对叶风点点头,掉转车头而去。

  红灯。我单脚点地。一路沉默。

  小小的书店里看书的少年不少,但买书的总是寥寥。那些少年出门时总是对我歉意地笑,我也回他们宽容地笑。多少年前,我不也是这样,每天泡在叶风的小小书店里。

  “双飞。”孟然迎上来。这家伙竟能认识如此到位,看来双胞姐妹就是有特点。

  双飞有些发愣,显出一点勉强。

  “孟然,姐姐的男朋友。”听我这样介绍,孟然心里一定乐开了花,这个臭小子,得意了吧。

  双飞四面环顾,小小的书店,茶色的书架,茶色的长凳,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天蓝的窗帘上一对燕子飞掠而过。墙壁雪白。我引她来到我小小的“蜗居”,关上了门,把外面的世界全挡出去,任孟然在那里忙前忙后。

  “双翼,你终于开了一模一样的书店。”她别有深意的目光让我想躲闪。

  “呵呵……”我笑得没心没肺,“说说你吧,还要读研啊,小心到时候嫁不出去!”我连忙住口。不行,气氛又有点不对劲,我们两姐妹四年没见,血肉相连的两姐妹,人们传说中有着心电感应的双胞姐妹,我们不该让那些发霉的往事、尘封的记忆来弥漫这间小屋,来疏远这种感情。

  “四年,你不肯原谅我。”她显然意识到了。

  “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已过去太久了,不提也罢。”我几乎有些粗鲁地打断了她。

  “但是,我想说的是,时间已太久了,而且我今天看见孟然,看得出他对你很好,应该不会再让你随意游荡,那我也可以不必永远背负着对你的歉意来生活。我也太累了。”她的脸色有着少有的激动的红晕,从她脸上我看到三年前她和叶风牵手走过来时候的自己,脸上也有奇异的委屈的红。

  “其实,叶风他原是个结过婚的男人,而不是你我见到的男孩子,我是在我们十九岁那年知道的。他给我看了他妻子的照片,很漂亮。”

  时光倒流。六年前,我初次见叶风,他坐在书店的柜台后面,年轻俊朗,修长的手指,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利味,像个明媚的邻家大男孩。我喜欢上那间小小的书店,茶色的书店,茶色的长凳,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天蓝色的窗帘上一对燕子飞掠而过。墙壁雪白。

  脑袋里一片混沌,虚境实境?梦境幻境?四年的时间遗忘一个伤口,然后再来接受一个骗局吗?

  “姐,你别怪我,我没有别的办法阻止你,只能选择我自己出场。”双飞好像很多年以来都很少叫我姐姐的。也的确,6个小时,太短暂,对这个世间我又何曾比她多看清一点点?

  “他当时也情不自禁,我相信他爱过你,也许现在也爱。只是……”

  我沉默,心口上有尖锐的痛楚。爱吗?可是我明媚的十七岁、十八岁,是谁将它们割破,鲜血淋漓?我的妹妹背负我四年的仇恨和避而不见,就是为了掩盖这残酷的骗局?

  十九岁,我的妹妹牵着叶风的手宣布他将是她的男朋友。

  我用四年的时间说服自己,我没有办法和自己的妹妹争夺。似乎两年以来,是她骑着单车载我去参加她的约会,他们用我根本没有防备到的方式轻易地绞断了我的感情。我从来都自以为是她把自己放在一个高尚的位置上,就像这四年来一直岔开问题不肯接受双飞的解释一样,在心理上,我宁愿让她永远欠着我的。

  “姐,我以为你永远也不会听我解释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会抢你的东西的,从小到大,我一直认为你想要的就当然应该是你的,除了叶风。我想我应该并没有做错很多,至少你终于还是学会了用单脚停车,等待绿灯。”她的眼眶有些微的润湿。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把我们载回到年少的十九岁吧,再仔细地看一看爱过的人,走过的路,有过的伤害,做过的挣扎。四年之前,我们是一模一样的姐妹,穿一样颜色的裙子,互相交换头花,瞒着妈妈去打了耳洞,戴漂亮的银色耳坠,窝在一个被窝里互相取暖。

  “姐,你知道妈妈为什么为我们取名双翼、双飞吗?”她像是自言自语。

  “因为有翼才能飞!”

  我们紧紧拥抱。

  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孟然说:“你姐儿俩忘了吧,今天你们生日呢!开门,吃蛋糕了!”

  “姐,我当年喜欢的男孩子后来和你读了一个大学,他叫孟然。”双飞凑在我耳边幽幽地说。

收藏此页  好友分享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相关资讯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讨论群组更多>>

eol.cn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声明 | 招聘信息 | 京ICP证140769号 | 京ICP备12045350号 | 京网文[2014]2106-306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236号
版权所有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CERNET Corporation
Mail to: webmaster@cernet.com